中国老年人跌倒风险评估专家共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6 13: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截图_20191018173250.png


来自中国疾病监测系统的数据显示,跌倒已经成为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因伤致死的首位原因。因受伤到医疗机构就诊的老年人中,一半以上是因为跌倒。老年人发生创伤性骨折的主要原因也是跌倒。跌倒是老年人常见的健康问题,据报道,每年约有30%的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发生跌倒,而且跌倒的发生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80岁以上的老年人跌倒的年发生率可高达50%。截至2018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4949 亿人,占总人口的17.9%,65周岁及以上人口约为1.6658亿,占总人口的11.9%。以此数据计算,我国每年约有5000万老年人至少发生一次跌倒。

老年人跌倒是可以预防的。老年人跌倒干预的前提是对老年人跌倒风险的评估,根据评估结果采取相应的干预措施,才可有效降低老年人跌倒的发生率,减轻老年人跌倒的损伤程度。
跌倒的定义:跌倒是指突发、不自主的、非故意的体位改变,倒在地上或更低的平面上。按照国际疾病分类(ICD-10)对跌倒的分类,跌倒包括以下两类:
   从一个平面至另一个平面的跌落;
   ②同一平面的跌倒。
老年人跌倒风险的评估
老年人跌倒风险的评估是进行跌倒干预的基础和前提。所有老年人都需要进行跌倒风险的评估,尤其是有跌倒史的老年人。建议对处于跌倒低风险状态的老年人进行简要的评估,对处于跌倒高风险状态的老年人进行全面且详细地评估。



既往病史评估
既往病史是评估老年人跌倒风险的重要组成,应详细评估老年人的跌倒史(有无跌倒史,跌倒发生 的时间、地点和环境状况,跌倒时的症状、跌倒损伤情况以及其他后果,有无害怕跌倒的心理)、疾病史(尤其关注帕金森病、痴呆、卒中、心脏病、视力障碍和严重的骨关节病等疾病)和服用药物史(老年人的用药情况,尤其关注与跌倒有关的药物服用)。





综合评估
综合考虑引起老年人跌倒的危险因素,较为全面地评估老年人的跌倒风险,但此类的量表多注重在对老年人跌倒的内在因素的评估。
(1)Morse 老年人跌倒风险评估量表(MFS):该量表包括对近3个月有无跌倒史、超过一个医学诊断、接受药物治疗、使用助行器具、步态和认知状态等 6 个条目的评分,量表总分125分。得分越高,表明受试老年人发生跌倒的风险越高。跌倒风险评定标准:< 25分为低度风险,25 ~ 45分为中度风险, > 45分为高度风险。评估过程简单,完成该量表约耗时 2 ~ 3分钟,应用广泛。
(2)老年人跌倒风险评估工具(Fall Risk Assessment Tool, FRA):该量表包括对运动、跌倒史、精神不稳定状态、自控能力、感觉障碍、睡眠状况、用药史和相关病史等8个方面共计35个条目的评估,每个条目得为0 ~ 3分,总分53分。分数越高,表示跌倒的风险越大。结果评定标准:1 ~ 2分为低危, 3 ~ 9分为中危,10分及以上为高危。完成该量表约耗时10 ~ 15分钟。





躯体功能评估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各项生理功能都有减退。其中维持肌肉骨骼运动系统功能减退造成的步态协调性下降、平衡能力降低,以及老年人在视觉、听觉、前庭功能、本体感觉方面的下降,都增加了跌倒的风险。对老年人躯体功能的评价,建议根据老年人的具体情况选择合适的评估工具。

(1)日常生活活动能力(ADL) 评估量表(Barthel 指数):该量表包含了大便的控制、小便的控制、修饰(指洗脸、刷牙、刮脸、梳头等)、如厕、进食、床椅转移(指从床到椅子然后回来)、平地行走、上下楼梯、洗澡等 10 个条目,从完全依赖到完全自理计 0分、5分、10分、15分,部分条目完全自理计5分或10分,满分100分。得分越高,表明受试老年人的独立性越好,依赖性越小。ADL 能力缺陷程度的评定是:100分为完全自理,75 ~ 95分为轻度功能缺陷,50 ~ 70分为中度功能缺陷, 25 ~ 45分为严重功能缺陷;0 ~ 20分为极严重功能缺陷。



(2)计时起立-行走测试(Times up and go test):主要用于评估老年人的移动能力和平衡能力。受试者着舒适的鞋子,坐在有扶手的靠背椅上,身体紧靠椅背,双手放在扶手上。当测试者发出“开始”的指令后,受试者从靠背椅上站起,待身体站稳后,按照尽可能快的走路形态向前走3米,然后转身迅速走回到椅子前,再转身坐下,靠到椅背上。测试者记录被测试者背部离开椅背到再次坐下(靠到椅背)所用的时间,以秒为单位。被测试者在测试前可以练习1 ~ 2次,以熟悉整个测试过程。结果评定:< 10秒:表明步行自如(评级为正常);10 ~ 19秒:表明有独立活动的能力(评级为轻度异常);20 ~ 29秒:表明需要帮助(评级为中度异常);≥30秒:表明行动不便 (评级为重度异常)。


(3)Berg 平衡量表(Berg Balance Scale,BBS):被视为平衡功能评估的金标准。该量表要求受试者做出包括由坐到站、独立站立、独立坐下、由站到坐、床椅转移、双足并拢站立、闭眼站立、上臂前伸、弯腰拾物、转身向后看、转身 1 周、双足前后站立、双足交替踏台阶、单腿站立等14个项目,每个项目根 据受试者的完成情况评定为0 ~ 4分,满分为56分。得分越低表明平衡功能越差,跌倒的可能性也越大。


(4)Tinetti 步态和平衡测试量表(Tinetti Balance and Gait Analysis):包括平衡和步态测试两部分,其中平衡测试包括坐位平衡、起身、试图起身、立即站起、站立平衡、轻推、闭眼-轻推、转身 360°和坐下共计9个条目,满分 16 分,步态测试包括 起步、抬脚高度、步长、步态连续性、步态对称性、走路路径、躯干稳定和步宽共计7个条目,满分12分,Tinetti 量表总满分28分。测试得分越低,表明跌倒的风险越高。结果评定标准:< 19分为跌倒高风险,19 ~ 24分为存在跌倒风险。完成量表的测试约需 5 ~ 10分钟。


(5)功能性伸展测试(FRT):通过对受试者上肢水平向前伸展能力的测试来评定其体位控制和静态平衡能力。受试者双足分开站立与肩同宽,手臂前伸,肩前屈 90°,在足不移动的情况下测量受试者前伸的最大距离。前伸距离 < 7 英寸提示跌倒风险高。





环境评估
不良的环境因素是引起老年人跌倒的重要危险因素。我国老年人的跌倒有一半以上是在家中发生的,家庭环境的改善尤其是进行居家适老化改造可以有效减少老年人跌倒的发生。要进行个性化的居家适老化改造,首先需要对家庭环境进行评估。所有有老年人的家庭都需要进行家庭环境的评估,建议使用居家危险因素评估工具( home fall hazards assessments,HFHA)进行评估。该评估工具包括对居室内的灯光、地面(板)、厨房、卫生间、客厅、卧室、楼梯与梯子、衣服与鞋子、住房外环境等9个方面共计53个危险因素 条目的评估,并且对每个条目都给出了干预的建议。





心理评估
焦虑、沮丧及害怕跌倒的心理状态都增加了跌倒发生的风险,对老年人的跌倒心理进行评估也有积极的意义。


(1)国际版跌倒效能量表(Falls Efficacy Scale-Internation- al,FES-I):该量表主要测定老年人在不发生跌倒的情况下,对从事简单或复杂身体活动的担忧程度。该量表包含室内和室外身体活动2个方面,共包含16个条目。采用1 ~ 4 级评分法,总分为64分。测定的总分得分越高,表明跌倒效能越强。


(2)特异性活动平衡自信量表(Activities-specific Balance Confidence Scale,ABC):该量表是一份平衡自信调查问卷,共包括16个条目。16个条目既包括日常生活中的基本任务,如在房间里散步、上下楼梯、扫地、在室内取物等,又包括在社区中难度较大的任务,如一个人到拥挤的商场去、在室外冰面行走等。每项0 ~ 100分,共11个等级,每个条目的得分对应不同程度的自信心。此量表完成约耗时20分钟。
(河南宏力医院 程俊萍)



参考文献:
中国老年人跌倒风险评估专家共识(草案).中国老年保健学,2019,17(4):47-50.

来源:中卫护研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