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季婴幼儿肠炎 轮状病毒来了!如何处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 17: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前面两讲已经提到,轮状病毒传染性极高,但预防措施效果有限,5岁以下儿童普遍易感;感染后一般没有特异性抗病毒治疗方法,而以补液等对症处理为主,轻者也需数天才逐渐好转,重者甚至可危及生命。

因此,接种轮状病毒疫苗就成为预防轮状病毒肠炎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也是降低婴幼儿轮状病毒肠炎发病率和死亡率最为安全有效的手段。


疫苗是利用病原微生物(如病毒、细菌)及其代谢产物,经过灭活(杀死微生物)、减毒或利用转基因等方法制成的制剂,主要用于相关疾病的预防。


就像我们最熟悉的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即分别用于预防乙型肝炎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感染,轮状病毒疫苗同样用于预防轮状病毒感染。


smbimRmzFjTgGlg9.jpg





轮状病毒疫苗的发展史






轮状病毒疫苗的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经过几十年的研发及改良,取得了许多重大进展和突破。


在全球范围内,接种轮状病毒疫苗后,5岁以下儿童因急性胃肠炎所致的住院率总体下降38%,其中因轮状病毒肠炎所致的住院率总体下降67%;因急性胃肠炎导致的死亡率降低了34%,其中因轮状病毒肠炎导致的死亡率降低了44%。


可见,接种轮状病毒疫苗效果显著。


2009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建议将婴儿接种口服轮状病毒减毒活疫苗(Oral Rotavirus Attenuated Live Vaccine,简称ORV)列入国家免疫规划,强烈建议5 岁以内儿童腹泻病死亡占总死亡≥10% 的国家引进ORV。


2013年1月,WHO 更是明确建议:所有国家应将ORV纳入免疫规划,特别是轮状病毒肠炎相关死亡率较高的国家应优先纳入。


截止2018年8月,全球已有96个国家引入轮状病毒疫苗,其中89个国家将其纳入国家免疫计划。


在我国,轮状病毒肠炎一直是发病率高、疾病负担重的传染病之一,但,ORV尚未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多年来一直作为第二类疫苗使用。

轮状病毒疫苗问题解答
Q
宝宝是否需要接种轮状病毒疫苗?
有些家长认为,我家宝宝出门少,家里卫生条件也好,感染轮状病毒肠炎的可能性不大,无需去接种轮状病毒疫苗,何况还是二类疫苗。


但“萌知道”告诉大家:轮状病毒除主要通过污染的食物、水传播外,还可以喷洒在空气中、手或玩具上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此外,由于轮状病毒在环境中不易自然死亡,它也可通过人与人的密切接触传播。

因此,即便不出门,空气中的病毒颗粒、家长或其他小孩携带的病毒颗粒同样会造成宝宝感染,真是人在家中坐,病毒四处来!

鉴于轮状病毒感染后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因此,“萌知道”强烈建议:只要没有接种禁忌存在[color=rgba(54, 48, 48, 0.87)](接种禁忌的具体内容见下文),每一个宝宝在接种轮状病毒疫苗上都不能掉队!


L88c4XXE9XpxpeCi.jpg

Q
是否所有的宝宝都能接种轮状病毒疫苗?
答案是否定的。


有些宝宝是不能接种这个疫苗的,我们称之为接种禁忌,它包括:
  • [color=rgba(54, 48, 48, 0.87)]对疫苗任何成分出现过敏反应的或上一剂接种后出现疑似过敏症状的宝宝,不应继续接种剩余剂次的疫苗;
  • [color=rgba(54, 48, 48, 0.87)] 患有严重免疫缺陷(包括严重联合免疫缺陷)的宝宝;
  • [color=rgba(54, 48, 48, 0.87)]此前曾发生过肠套叠或存在肠道畸形的宝宝,这类宝宝接种后发生肠套叠的风险会增高。
有些情况需要推迟接种,包括:
  • [color=rgba(54, 48, 48, 0.87)]急性胃肠炎或发热性疾病应推迟接种,但应在疾病急性期后尽早补种;
  • [color=rgba(54, 48, 48, 0.87)]近期内曾输血或血液制品(包括免疫球蛋白)的宝宝。近期内输入这类制剂可能减弱疫苗的效果。因此,虽然有观点认为:轮状病毒疫苗全程是多剂接种,在全程接种下某次接种中所受到的干扰不会影响其保护作用,但仍建议两者使用需间隔2-4周。
有些情况不是接种禁忌,但需要谨慎考虑,故最好在医生建议下接种,包括:
  • 患轻微轮状病毒肠炎的宝宝(无论是否有发热),如推迟接种时间可能使其失去接种机会时( 如首剂接种疫苗年龄将>15周龄,或末剂接种年龄> 32周龄);
  • 患有胃肠道疾病( 如先天性吸收不良综合征、先天性巨结肠病、短肠综合征) 但未接受免疫抑制治疗的宝宝;
  • 家庭中有成员患有或疑似免疫缺陷性疾病或免疫功能低下的。


家庭中有孕妇的宝宝、母乳喂养儿和早产儿,可按照推荐的接种时间表进行接种,不会影响轮状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


JtaausSaM9wMSeFR.jpg

Q
疫苗的安全性如何?
这也是爸爸妈妈们非常关心的问题。


应该说,目前我们能使用的轮状病毒疫苗均为口服减毒活疫苗,是可能存在一些不良反应的。但大量的安全性研究显示,现用的疫苗都非常安全,服用后仅少部分宝宝出现一些轻微症状,包括一过性发热、腹泻、呕吐等,一般无需特殊处理,未出现与疫苗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


轮状病毒疫苗使用最初,曾因疑似引起肠套叠的风险而被召回,因此,对此后研发的疫苗重点关注的安全性问题之一就是疫苗使用后是否会增加肠套叠的风险。目前使用的几种疫苗上市后,相继有报道:在一些国家、一些地区接种宝宝发生肠套叠的风险有所增加,但增加比率仅为5/100,000左右,且接种疫苗与发生肠套叠是否为因果关系仍难以确定。


鉴于接种轮状病毒疫苗后相关胃肠炎住院率及死亡率的显著降低所带来的利益远远高于其可能增加肠套叠的低风险,2015年WHO仍推荐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轮状病毒疫苗。

当然,为降低肠套叠的发生及肠套叠发生后的可能风险,建议:

1)控制首剂疫苗的接种年龄
肠套叠好发于4~10月的宝宝,因此首剂接种最好控制在15周龄内;

2)首次接种1~7天内密切观察有无肠套叠的表现
研究发现,发生肠套叠的时间主要集中在首次疫苗接种后1~7天。因此,这一时间段为重点观测时间段。
肠套叠发生后,宝宝主要表现为阵发性剧烈哭闹、大便带血,典型者为果酱样大便、频繁呕吐,宝宝如出现上述1个或多个表现应紧急就医。

Czu13P2ppmb2br5B.jpg

Q
宝宝的最适接种年龄段是多大?
每一种疫苗都有最适接种年龄段,轮状病毒疫苗也不例外。从理论上来说,为了使疫苗效果最大化,必须在易感儿童(6月-2岁)感染轮状病毒前接种疫苗,因此,在婴儿期完成免疫接种程序最为理想


同时,为最大程度降低肠套叠的风险,美国免疫规划咨询委员会(ACIP)建议:首剂接种可在6周龄完成,不宜晚于15周龄,末剂接种不宜超过32周龄。


Q
有无推荐的轮状病毒疫苗?
现有的轮状病毒疫苗均为口服减毒活疫苗(ORV),其他新型疫苗,如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核酸疫苗等尚在研发中。


目前国内可获得的疫苗有三种,其基本信息及接种方案如下(排名不分先后,点开看大图哦):


v2m26wIa6cMwCcwm.jpg

三种ORV均具有良好的效力及安全性,家长可根据可获得性、适应年龄等进行选择。



C0912iT7Y8ntEi2e.jpg

Q
轮状病毒疫苗能否与其他疫苗联合接种?联合接种会不会影响彼此的效果?会不会增加不良反应的发生?
有报道显示,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oral poliovirus vaccines,OPV)可能会干扰轮状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但更多的研究显示,口服减毒活疫苗(如OPV、ORV) 同时接种不会相互干扰,特别是在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中已无毒力最强的Ⅱ型成分后。


因此,WHO的文件中提到,轮状病毒减毒活疫苗与同时段婴儿免疫计划中的其他疫苗,包括百白破疫苗(DTaP)、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IPV)、b 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Hib)、乙型肝炎疫苗( HepB)和肺炎球菌结合疫苗(PCV)同时接种,不会影响疫苗的效果,也不会增加不良反应的发生。


简单来说,爸爸妈妈们不必太担心这一点~


我国一些省份要求,第一类疫苗和第二类疫苗(如轮状病毒疫苗)的接种应间隔≥14d,对这种情况,按照接种单位规定执行即可。


Q
轮状病毒疫苗接种期间饮食有无特别要求?
接种轮状病毒疫苗前后均无饮食限制,按日常饮食习惯进食即可。


Q
为什么宝宝接种疫苗后仍发生了轮状病毒肠炎?是否接种了假疫苗?
轮状病毒不同血清型之间具有一定的但不完全的免疫交叉保护性,这是研制和使用轮状病毒疫苗的依据和基础,但由于轮状病毒血清型别多样,不同血清型之间缺乏完全的交叉保护作用,加之每年主要引起发病的病毒株在不断地更新和变化,因此,目前无论是接种单价/多价疫苗或是此前受到某种血清型轮状病毒感染后都不能完全避免宝宝受其它血清型病毒的感染。


但接种轮状病毒疫苗除尽可能预防相关腹泻外,其主要目的在于减少轮状病毒感染导致的中重度肠炎的发生,从而降低随之带来的住院率及死亡率,减轻该病对社会、家庭造成的健康和经济负担。从这一角度,目前可用的三种疫苗都满足要求。


Q
疫苗被宝宝吐出怎么办?

吐了就吐了吧。没有证据表明补种的利弊,因此不建议重新补种,只需下次注意,按程序完成剩余的接种剂次即可。如果每次宝宝口服疫苗后都吐了,责任在家长而不在宝宝。




至此,三篇关于轮状病毒感染的文章发布完毕,内容较多,记得保存哦!
萌医生丨秋冬季婴幼儿肠炎第二讲:婴幼儿轮状病毒肠炎的识别与治疗

萌医生丨秋冬季婴幼儿肠炎第一讲:第一元凶轮状病毒来了!

参考文献:

1. GBD.Diarrhoeal Diseases Collaborators. Estimates of global, regional,and national morbidity, mortality, and aetiologies of diarrhoealdiseases: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study 2015[J]. Lancet Infect Dis, 2017, 17(9): 909-948.

2. Burnett E, Jonesteller CL, Tate JE, et al. Global impact of rotavirus vaccination on childhood hospitalizations and mortality from diarrhea[J]. J Infect Dis, 2017, 215(11): 1666-1672.

3. 王金霞,汪萱怡.轮状病毒疫苗有效性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进展[J].中华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杂志,

2019,39(6):472-484.

4. WH0.Global Advisory Committee on Vaccine Safety,Reported of Meeting Held 17-18 June 2009[J].WER,2009,84( 32) :326-332.

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Rotavirus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January 2013 [J].Weekly Epidemiological

Record,2013,88( 5) : 49-64.

6. 刁连东,汤奋扬,吴疆,孙晓冬.中国轮状病毒感染性腹泻免疫预防进展[J].中国疫苗和免

,2018,24(4):492-498.

7. LedentE,LieftuchtA,Buyse H.et al.Post-marketing benefit-risk assessment of rotavirus vaccination in Japan:a simulation and modelling analysis[J].Drug Saf,2016,39(3):219-230.

8. CarlinJB,MacartneyKK,Lee KJ,et a1.Intussusception risk and disease prevention associated with rotavirus vaccines in Australia’s National Immunization Program[J].ClinInfeet Dis,2013,57(10):1427-1434.

9. Ciarlet,Sani-Grosso R,YuanG,et al. Concomitant useof the oral pentavalent human-bovine reassortant rotavirus vaccineand oral poliovirus vaccine[J].Pediatr Infect Dis,2008,27(7): 874-880.

10. WHO.Rotavirus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January 2013[J].Weekly Epidemiological Record,2013,88( 5) :49-64.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儿童消化科主任、四川省医学会儿科专委会消化学组副组长汪志凌博士执笔创作此文,特此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