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前线经历了什么?首批支援武汉的ICU护士长专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7 08: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希望疫情能赶快过去,病人能康复,医护人员能回家。” 四川省人民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SICU)护士长杨琴是第一批到达武汉的四川医护。

大年初一凌晨,杨琴接到了去武汉的消息。当晚,她和共138名队员的“四川省援助湖北医疗救援队”抵达武汉江汉区,定点支援武汉红十字会医院。

武汉红十字会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1.5公里路程,离汉口站3公里。四川医疗救援队接手时,该院已有60多名医护出现了感染症状,30多人住院治疗。

微信截图_20200207151947.png
图片来源:四川省人民医院

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和同事们都在医院培训,准备去武汉。在医院吃完午饭后回到家,看到老公和女儿点了外卖,我当时真的很心酸,很想给家人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但是因为需要时间准备出行,最后只简单的做了两菜一汤。

我女儿今年6岁。医院组织报名的时候,我没有和家里商量,第一时间报了名。回家后我告诉他们,这个特别时刻,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义不容辞。家里人很不舍,很担心,但是他们也特别支持、鼓励我。

妈妈听到我要去武汉,当天晚上他们都失眠了。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他们为了祝我平安顺利,特地给我买了一套大红内衣。

大年初一晚上,穿着这套大红内衣,我到了武汉。

a.png
出发前的合影

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规模并不大,全院只有400多张床位,是7家指定点收治疑似病人的医院。在杨琴到达的三天前,也就是1月22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开始转移其他病人、腾空病房。同日,医院接收了从武汉协和医院转诊的150个患者。

杨琴所带的护理组,是进驻该院的“四川队”第一批上岗的。当时,该院已有60多名医护出现了感染症状,30多人住院治疗。

大年初一晚上,我们到达了武汉,初二一早,经过简单的培训后,中午我们就进驻了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我清楚的记得,晚上6点半,我带着我们的护理团队就到ICU上岗了。

红十字会医院只有9张ICU病床。我们上岗时,9张床有7个重症患者。当时这些患者都没有确诊,只是疑似病人,但是病情很重。有两例患者上了无创呼吸机,有两例上了高流量吸氧,有一例上了血液透析。

我们到达前,因为大部分护理人员都病了, 红十字会医院参与倒班的护士只剩下了6个,还有一个护士长负责管理工作。 当时,武汉协和医院有护士过来支援,但是我们到了之后,他们就撤走了。

当天下午他们的护士长和护士带我们换防护服的时候,当着我们的面哭了。他们太疲劳了,工作量很大,压力也很大。

我们没犹豫,第一时间就说,我们要到临床上去,接管病人。

b.png
做好防护,投入工作
杨琴所在的四川省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共30人,负责的是7楼 ICU 9张病床和呼吸内科31张病床,都是病情最重的病人。杨琴所带的护理小组,共有19名护士。第一班护士开始工作的大年初二,正是武汉各大医院医疗物资最紧缺的时候。

大年初二到医院,医疗物资非常紧缺。院长告诉我们, 他每天早上要想办法解决下午的医疗物资,下午再想办法解决晚上的医疗物资,晚上再解决第二天早上的物资问题。 而且,物资来自不同厂家,不同批次,质量参差不齐。但临床一线医护最基本的防护物资都是准备好的。

总体来说,我们的情绪比较稳定。有困难,但大家都克服了。防护眼镜压得耳后很难受,我们队员就在眼镜上缠了纱布来减轻压力

在最困难的时候,杨琴和她的团队开始了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工作。在短时间内,他们要在这家只有400多张床位、9张ICU病床的二级甲等综合医院,摸索建立起一套传染病管理规范。

我们是第一批到的,当时对前方疫情凶险程度,工作如何开展,都是未知的。所以我们当时真的很勇敢,就这样上了一线。
我们刚到时,原先ICU的9张床位,远远不能满足院内不断增多的重症病人的需求。而且疑似患者和确诊患者之间,如果没有严格的流程管理和隔离措施,容易交叉感染。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对医院的流程进行了梳理,把疑似和确诊的病人分开。再把这些病人,分为轻症、重症、危重症,分别诊治。

我们接管后,在医院又征用了一层病房,ICU床位增加到了18张。现在依然住满。而且,相比之前ICU里收治的都是疑似患者,现在随着核酸检测量的增加,我们的收治的都是确诊患者。

今天(2月3日), 18个住在ICU里的患者,有13个已经确诊,还有5个还没有拿到最后的结果。
除了ICU病房,医院90多张留观床位,也一直是饱和状态。留观病人中,有很大一部分病情也很危重。

病人真的很多,但我们接管之后, 通过建立、规范、改善流程,在短时间内,把武汉红十字会医院这家二甲医院改造成了一个传染病专科医院。
以护士的排班来说,原先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的ICU,护士8小时一个轮班。在红十字会医院,考虑需要穿防护服,工作强度也非常大,而且护士在病床边的时间最长,风险也最高,所以我们现在统一4个小时轮一次班。一次轮班最短能休息半天,最长24小时进入下一轮次排班。

四川省第二批援助湖北的队员来了后,我们对团队做了一次重组。目前在ICU的护理团队共有37位护士,负责18张ICU病床病人护理工作。但是这37个护士里,有22个来自非重症科室,如呼吸科、感染科。如何把这个团队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保证每个轮班的护理质量,我们也一直在探索。

c.png
四川省人民医院援鄂医疗队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开展工作

作为一名资深ICU护士长,杨琴原本已经见惯了疾病和痛苦。但是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ICU病房里,杨琴依然感触很深。面对凶险病毒,很多病人身陷焦虑、恐惧中。但当他们知道,救助他们的是来自四川的医护,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表达着感谢。

在ICU,有个50多岁的女患者,我印象深刻。上了无创呼吸机,她非常焦虑,哪怕护士就在床边,她也要不停地叫我们。我明白她是需要我们的关注。
她的女儿昨天(2月2日)来探视她,告诉我她的妈妈是个特别胆小的人。我问她,她妈妈最喜欢谁?她说是她的外孙咖啡(音)。现在我会告诉她,咖啡很乖,在家里等她回去。希望亲人的期待能够给这些重症患者一些鼓励和力量。

来到这家医院已经快十天了。我也有特别疲惫的时候,每天从医院回酒店,单是一整套的洗漱做下来,都要一个小时。

除了临床,我还有很多其他工作。我要收集队员的健康信息,每次看到我们队员出现了呼吸道症状,我都特别担心。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只能请一个呼吸科的医生,作为队员的保健医生。

今天晚上(2月3日),和我们省人民医院第二批队员汇合,回来时坐在通勤车上,我们看着武汉的夜景,看着万家灯火,看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都非常心酸、感慨, 这样的好日子,街上如此冷清。
但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我们都希望疫情赶快过去, 病人能康复,医护能回家。
最新消息是,四川省第三批支援湖北的医疗救援队,共126人,已经于2月2日抵达武汉。昨天晚上,第四批共72名医护也已经集结,今天奔赴武汉。

相比刚到武汉时的无助,杨琴现在感觉更有力量了。“和女儿通电话,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告诉她,完成任务就回去。”

来源:“医学界”微信公众号
作者:朱雪琦(燕小六对本文亦有贡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