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好不许哭——北京驰援武汉护士的手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1 10: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谈好不许哭——北京驰援武汉护士的手记
           亲爱的老妈,见字如见人,咱先谈好不许哭……”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援鄂医疗队呼吸与感染专业的护士姚洁林到武汉十天,才决定动笔给母亲写一封家书,第一次告知母亲自己到武汉一线支援的真相。

在她手写这封信的时候,她不知道,其实,母亲早已知晓真相,已默默哭过。

1月27日,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护团队共计11人,包括3名医师、8名护士,从北京出发驰援武汉,对口支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区。

FfCjNzwfWykFf7OO.jpg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援鄂医疗队呼吸与感染专业的护士姚洁林。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供图

为国家、为人民、为病人,做好份内之事

到武汉支援,是这个年关里,姚洁林对母亲的第三次爽约。今年春节,姚洁林和母亲说好回家过年,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爆发后,她加入值班,要到腊月二十六。随后,发热门诊隔离病房需要增员支援,她又投入到医院的“前线班”,要坚持到正月初十。当驰援武汉的通知发出,她选择到武汉一线,“用实际行动践行对护理这个职业选择的责任与担当”。

临行前,她嘱托姐姐和弟弟照顾好母亲,并协助“隐瞒”。

姚洁林在信中说,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给母亲写信,也是第一次离开母亲这么远、这么久,是第一次对母亲说“我爱你”。

FyxPEeTmexTmI38N.jpg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疗队呼吸与感染专业的护士姚洁林写给母亲的一封家书。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供图

母亲看信后在微信中对她说:“你瞒我,我就装作不知道吧。知道真相后我一夜没睡。你贫血、免疫力低、睡眠差,我实在不放心。”“不哭了,我支持你。”
她到武汉支援的消息,成为家庭群里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长辈、兄弟姐妹每天都在询问她的情况,“他们觉得我是英雄,为我骄傲。但其实我很平凡,我只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国家、为人民、为病人,做好自己份内之事。”姚洁林说。

f3YsVU3yZ33uY1Hj.jpg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护团队护士孙雪洁从隔离病区走出来,摘掉护目镜,给自己留下一张自拍照。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供图

这份加油,给自己、给队友、给武汉

“今天下午即将进入隔离病房工作,上午与伙伴一起去超市进行最后一次的生活用品采购,一旦进入隔离病房,我们深知自己必须要自我隔离,不能随意出入,接触外人。”护士孙雪洁在1月30日的日记中写到。

“14:00班车前往协和医院西院区开始战斗,进入12楼清洁病房后,人生第一次穿上了纸尿裤,说实话真是羞涩。”孙雪洁说,与协和本院的护理同仁一对一搭班,把病人分成三个小组,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为发热患者测量体温、帮助生活护理、按时送药送饭、收治入院患者、为患者给予吸氧……“忙碌起来,大量地出汗,并没有便意。”

她写道,能感受到病患的恐惧和焦虑,不断给予他们卫生教育,比如口罩戴好、有需要按铃、不要随意出病房、生活垃圾不要随意丢弃……“期间,危重患者不断按铃,诉求自己的痛苦,我们就一遍一遍进入病室耐心安抚情绪”。

第一次进入隔离病区3小时左右,她开始出现头晕、张口呼吸、喘憋等缺氧症状,护目镜上的雾气形成水珠不断往下流,不能喝水加上大量出汗导致口干舌燥,最舒适的时候就是洗手后,瞬间能凉快2、3秒。

6个半小时的坚持,又累又饿又渴又缺氧,眼睛看不清,一遍又一遍地两人核对各项操作,生怕有些许差错。

wr3ai3sEeRcqen4E.jpg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护团队护士程丽娜。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供图

她写到:21:30从隔离病区走出来,摘掉护目镜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摘掉口罩帽子看到自己的脸,给自己留下一张自拍照,算是别具意义的纪念。

“我们的工作将日复一日进行,直至疫情控制住。”她写道,“这份加油给自己,给队友,给武汉,也给我们自强不息的民族!”

她让我先离开再饮水,怕传染给照护她的人

医务人员们尽心尽责照护患者。而那么普通的患者们,也在感动着医务人员。

“让我感动的是182床老爷爷,患者在病区里是不能出房间门的,所有生活护理都是由护士来执行。”护士程丽娜简短地记录日常点滴:去给老爷爷送饭的时候,他在给家里人打电话,我进去时老爷爷就把电话给挂了,把口罩重新带好;过了没几分钟,我需要给老爷爷测血氧饱和度,又敲了一次门,老爷爷又在打电话,我进去,他又挂了电话把口罩戴好……我感觉老爷爷对我们很尊重。

ivavpFYSPbFvYpAP.jpg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疗队队长郭军(右二)。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供图

“病区内有一位患者按呼叫铃,我来到床旁,患者想喝水,虽然言语间呼吸很费力,但她不断强调着水杯要倒满。”医疗队呼吸重症护理长刘淑珍问及原因,患者说:倒满水之后我可以少按几次呼叫铃,不想过多劳烦护士帮忙。“当我把水杯递给她,她让我先离开再饮用,原因是怕传染给照护她的人”。

“你走到患者身边,能看到那眼神里充满了活下去的渴望。”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援鄂医疗队队长郭军说。除了维持患者生命体征、对症给药,给予患者更多关注和心理安慰,是医护人员做的更多的事情,并且和救治同等重要。

在他看来,室内是空间紧促的病房,身边是呼吸困难的病友,外面是一座空城,面前的医务人员穿得像“太空人”。郭军说,站在患者的角度,我们能理解他们。

郭军结合不同患者的病情,会和患者多说说话,给老者以安慰、给青年以信心。

“你40岁,我也40岁,咱们这个年龄是抵抗力比较强的,你已经发病15天了,差不多到极限了,要对自己有信心,症状会渐渐好转的。”他对一名男性患者说:“相信科学,咱们能挺过去。”

中新网北京2月11日电(作者 韩冬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