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治愈!原来作为护士可以这样的快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5 11: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至2020年7月11日,我踏入护理行业整整8年。这八年里,我后悔过、退缩过、痛哭过,但更多的是笑着、坚持着、成长着、热爱着。因为热爱,我喜欢记录病房里的点滴温暖,这温暖是我作为一个护士的坚守理由。

一、可以把后背交付的同事们
前段时间,病房爆满,医护都在压力之下坚守病房。那天下午,起初引起我注意的,是阳阳和申医生在讨论一个药物的服用方法,我却看到了申医生左手背蹦出来的又粗又直的静脉血管,便说道:“申医生,你的血管真适合做模特,明年我们护士比赛,你去给我们当模特,这绝对是冠军的模特啊!”

他连忙辩解道:“不不不,我血管不好,一点不好!”

我说道:“预订了啊。明年你可做模特!荣誉是科室的,你别往后退啊!”

他开完医嘱,迅速从护士站闪人。不一会儿,他又经过护士站嘴里嘟嘟嚷嚷:“我血管不好啊!一点都不好!我又黑,不好扎!还容易鼓针!真的,别让我当模特………

我们几个护士,乐的不行,申医生还在为保护自己的血管而“垂死”辩解,虽然我们知道需要他上,他一定不会推脱。但那时那刻,他的样子,可爱极了,也让我们沉闷压抑的忙碌状态瞬间缓解,护士们连声说道:“黑不怕,你那血管闭眼都能扎上!”

申医生装作苦笑又无奈的样子逗我们,又笑着做了一个总结:“护士们,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啊!”
iCfclo3Cc9VyxNRC.jpg
护士的快乐很简单,就此因为一条粗直弹性好的血管,就能在繁忙的状态里,每每想起哑然失笑。而申医生那句“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是认可,是赞赏,更是安抚。

医生,是护士的“战友”,是在临床这个“战火不断”危险四伏的“战场”上,可以交付后背的人

二、病人里默默关心你的人
科里有位老病人郎爷爷,每年总要来住几次,虽然90多岁了,但耳聪目明心如镜。

这天,他的邻床从外院转来一个慕主任和李医生之名的病人,临时要加做支架手术。由于前面几台手术比预期的进展快了许多,所以轮到这个病人时,他刚吃过饭,我的术前准备还没做完。接送手术的平车已至病房门口,我慌了!我快速的让患者躺到床上,说话语速极快,带着慌张和埋怨,动作也极快,边做着术前准备,逐渐冷静下来。这慕名而来的患者,外院一定是不能治愈,所以来了就把希望押给了我们,我不能因为我的任何疏忽包括说话语气的不恰当,而带给患者任何的不满意。所以我赶紧安抚患者不要紧张,并将患者顺利送走。

这时,郎爷爷坐在他的床边,依偎着墙壁,他清瘦又苍老,但认真又语重心长,对我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徐,你一定要记住,干你这一行,无论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首先你不能慌!

我已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慌张并不妥当。又听了郎爷爷如家长般的告诫,鼻子一酸,有点想哭。他,不是我的病人了,像极了我的爷爷。爷爷在世时,也曾那么疼爱的教我做人教我做事。

我说:“我刚刚有些情绪不稳定,不过郎爷爷您放心,我已经没事儿了。”

一上午在病房里忙碌,再经过郎爷爷房门口,他拄着拐杖,立在那里,又对我说:“徐,你要知道你们可是战斗在一线的英雄!”。我知道,他可能想看看,我有没有恢复正常状态。我大笑起来,心里被温暖充的满满的,这是我喜欢的病房,我愿意为之单纯努力的可爱的需要我的病人们,他们远比我想象的要关心我。

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世界中的病人和我们,在本沉重的病房里,彼此温暖,将生活的力量弥散开来,于是,病房里日日都开着绚烂的花儿。

三、病房里值得欢呼的小小时刻
一病人突发心律失常,心率快至196次/分,心悸不适,疑室上速发作,行心电图检查,发现此次心电图改变与以往发病有所不同。我们医生们反复商讨,对每个有疑问的点进行求证和分析,确保诊疗安全有效。CCU丁主任刚好也在病区,也参与到了病人的病情处置工作中。同时我们立即上传心电图至心电生理科进行协助分析。
hE3MNX1s73J4ssfx.jpg
综合考虑,确定心律失常类型仍为室上速,并决定静推药物复律。在推药的过程中,医生们仍然不放心,我们一起边推药边安抚患者同时观察心电监护示波。药物推了四分之叁,病人心律转为窦性心律,心率73次/分。这时几个大夫几乎同时说道“过来了!”“过来了!”“好好好!”……他们有着微微的兴奋和如释重负,那声音响起来带着欢呼和兴奋。事关病人,我们从来都是如此谨慎,哪怕这种常见的处理起来得心应手的心律失常事件,仍然会反复斟酌,听取彼此意见综合最好的治疗方案。

想起孙思邈的一句话,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

这是我喜欢的时刻,这是值得欢呼的时刻。

四、病房里的生死博弈
外院转入我科一个危重患者,重度心衰、呼吸衰竭、严重的双侧胸腔积液。高龄、烦躁不安,意识迷乱里不配合治疗。儿子在外地工作无法及时赶回来,家属只有一个同样高龄耳聋极度慌乱的老太太。

入科的这天下午,患者发生了一次呼吸骤停,我们守在床边很担忧。主管医生文医生他综合考虑到患者病情太过危重、监护室设备人力更优渥等因素,建议家属将患者转入CCU治疗。

结果,老太太坚决不同意,任如何说都不同意。

这时我们刘主任来了,与文医生查看完病人,与老太太沟通。老太太慌乱中言语:“现在不讲理的人多,我知道现在的医院都担心我们会讹人,我知道老头儿病重,治不好了我们也不会讹人啊!别让他进去了(监护室),等等孩子吧!好吗?!”我听出了她的无助、不舍、对老伴儿的倔强。主任沉默了几秒,与文医生再次商量了治疗方案,并决定进行胸腔穿刺,抽出部分胸水,解除一点呼吸困难。这项操作对于这样的危重患者风险十分大,但这是一场十分艰难和危险的博弈

很快,在彩超引导下,主任和文医生对患者进行胸腔穿刺抽出血性胸水800ml。操作过程中,烦躁的患者变得很安静,呼吸逐渐平稳了!氧饱和度上升了!整个过程里那个慌乱的老太太不再吵闹,她的安静里有她的信任。

操作结束,当护士给老爷子安置好卧位,他竭力的举起双手对着大家作起揖来“谢…谢…你…们!谢谢啊,救了我一命,我…好…受…多了!……”他的眼里有泪,是对生绝望之后,重生的喜悦吧。

次日早起再去看他,老爷子睡着嘴角带着笑意,他夜晚睡得很安稳。他的儿子已连夜归来,静和的坐在床边,那是和谐和美好的画面。我知道这一场生死较量,我们赢了!

我们存在的意义,虽然不能百分百的阻止生死离别,但每次拼尽全力,能多一个家庭的欢聚而不是阴阳相隔,是如此的值得和不枉此博!


五、病房里的治愈时刻
无论外面世界快乐的土壤如何沙化,我们都要努力让自己心中的快乐植根于沃土之中。

去病房输液,给一个病人静脉穿刺,第二遍消毒后,病人摘下口罩,举起我刚消过毒的手背,麻利的用嘴“噗噗噗…噗噗噗…”吹了吹!

我惊呆了,哭笑不得,问他:“你嘛呢?嘛呢?”他看我音调都提高了,怯怯的答:“我…我…我怕你扎针时手不干,我吹吹,快点干(碘伏)……”

我大笑起来,一边开玩笑一边“教训他”道:“我消毒就是为了消掉细菌,你倒好,一嘴给我吹了一手细菌!你气死我吧!”我乐病人就是这么可爱。随后我边扎针边给他科普无菌操作,他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同病房的病人和家属也都笑了起来。家属夸赞我:“你看人家多专业多么自信!”我说:“鹤壁市人民医院现在的护士们都很厉害,学历高到研究生,我们去省里国家级拿了很多奖回来呢!”同屋的患者家属全都眼中放光,竖起了大拇指,我推着车昂着头像打胜仗的战士雄赳赳的出了病房门。
q5z7cpNo5CIeiVMI.jpg
治愈患者,也被患者治愈。眼中有光,何惧黑暗,纵使只能在黑夜中前行,路途中那星光也足够照亮前行的路!


结语
我是一名小护士,平凡而普通,我热爱这个行业,并愿意为之努力。病房里这至真至纯的美好点滴,是我们护士幸福快乐的源泉!

作者:徐军晓    鹤壁市人民医院心内叁病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