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护士“颤抖”的护理部,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 13: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发生的“武汉护士坠亡”事件,使得人们再次聚焦护理行业人员承受的高压,以及他们的职场生存困境。武汉某医院的护士吴凌表示,护士除了要完成日常工作,还需频繁应对各种检查、考试、比赛。在南京工作的护士阿起则透露,护理部禁止护士值夜班时玩手机,“甚至趴在桌上或冷了披一件衣服都不允许”。

吴凌告诉记者,身边同事深感委屈的一点在于,但凡接到患者投诉,不论是非对错,管理层的处理方法一定是让当班护士赔礼道歉,还会扣钱。多名受访护士还表示,“最怕过护士节”,因为不但得提前排练节目,当天还要参加操作竞赛,过个节一点也不轻松。

QC6Iiv0cEiYPekF2.jpg
近日,武汉护士坠楼事件引起公众持续关注

护士最“憷”的部门
7月29日,当听到武汉协和医院内一护士坠楼的消息,同为武汉护士的吴凌心头一惊。在她的印象里,医护同行轻生的情况并不多见。

有媒体披露,坠亡护士曾冲在抗疫一线,生前疑与护理部主任发生矛盾。在事件相关的讨论帖中,除了对白衣天使逝去的无尽叹惋,还有不少医院内部人士对护理部发出集中“控诉”。

BcbLow82UelUB1fI.jpg
医护从业者在留言区“现身说法”


其中不乏吐槽之声:“护理部都是找茬的!每天坐在电脑面前,变着花样给你增加工作量,从不为护士谋福利,还觉得护士做得还不够。一个个小姑娘都是叁头六臂的神了!”


还有人将护理部称之为“所有护士的噩梦”,因为这个部门的领导干事“一天到晚检查开会学习考试”,还会随时“把你拦下来提问”。


那么,护理部在医院机构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吴凌打了一个比方:护理部相当于一个单位中的人事部,负责对区域内的所有护士进行工作管理、业务考核。


据她介绍,这个行政部门通常设有1名护理部主任,4~5名副主任,若干处理日常事务的干事,还有一名直管干事的护士长。护理部主任通常由医院里的资深人士担当,“是号令整个护理团队的老大”。


长久以来,医疗圈流传着一句耐人寻味的说法——医务处用来保护医生,护理部用来折磨护士,吴凌自然也有所耳闻。她将这种现象解读为:在一个女性占主导的职场领域里,往往会造就“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局面。


“同为职能部门,管理医生的医务处,更多时候是站在医生的角度考虑,但要是护士与患者起了冲突,护理部的第一判断都是过错在护士那边。”吴凌表示,这种不论是非的粗暴处理,使很多同事感到委屈。


任职于安徽某所叁甲医院的橙子也表示:“我们护理部说了,只要有患者投诉就是你的错,解决办法为赔礼道歉,一次扣钱200。”


据橙子透露,其供职的医院由于缺少陪护床,已多次受到病人家属投诉,他们向护理部反映情况,无人解决。“患者方因为这个原因投诉当班护士,护理部应该起到解释协调的作用,而不是指责自己人。”她的声音有些激动。


非“铁人”值不了夜班

吴凌是一名90后,今年是她加入白衣护士行列的第九个年头。她所在的大科室有几百名医护人员,平日加班加点是常态。刚工作那会儿,护士长就向她强调:“在我们科室,讲求的是一个奉献。”

MOOzgo91Tg15to91.jpg

护士的苦和痛,有谁能懂?(资料图)

按照正常坐班时间,吴凌的班次为8:00至16:00,或是9:00至17:00,但实际情况为,“早上7点出门,晚上7点多到家,这还是一个比较中等的加班状态”。他们中午没有午休时间,匆匆吃完饭,就得继续回到岗位。

在吴凌的科室,年龄45岁以下的护士都要轮值大夜班和小夜班,她每个月会排到1~3次大夜班,5~7次小夜班。“值整夜就是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中间没有休息。”她表示,所在单位夜间突发状况比较多,值班护士得接待急诊患者、辅助急诊手术,次日清晨还要准备接下来的工作,一晚上不会闲着。据她介绍,小夜班值班费是60元,大夜班120元——“四杯星巴克的钱。”


在南京工作的护士阿起也聊起她的夜班经历。她每月值4~5轮小夜班+大夜班,小夜班补助60元,大夜班补助100元,“补贴额度在护理行业已属于还不错的了”。不过,她对医院护理部过于苛刻的要求直皱眉头:“值班护士必须坐在监控对着的地方,值班员工不能玩手机、不能趴着,甚至身体冷了披一件衣服都会被点名批评。”


大白新闻注意到,阿起在网上关于夜班的吐槽,引起了不少同行的共鸣。


网友“有人叫我小星星星”写道:“值夜班要坐在看得一清二楚的地方,冷也不能盖衣服,头要十分钟才能动一动,坐姿还要规范,也不知装监控是为了保护还是监控护士”。


昵称为“这个名字也忒难起了”的网友则透露:“前几年我们医院有个护士夜班期间打盹一会儿,从监控上被发现,全院通报后被开除了,太可笑了!”


变了味的护士节


每年的5月12日为国际护士节,旨在纪念现代护理学科的创始人南丁格尔并感谢医护群体的无私奉献,但每当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临近,阿起的心情反而“有点down”。


“得提前排节目啊,很多人都要调班去,累死了都。”她不明白,为什么护士在过节时变得更累了。


“基本现在医院都是这样。”吴凌也表示,护理人员得在护士节当天表演节目,有时还会考操作。当被问到有没有节日福利时,她淡淡地否认:“只看到医院楼下拉着一幅标语——护士节快乐!”


网友“我有运动细菌没细胞”  ,甚至议取消护士节:“现在护士节演变为护士技术竞赛日,要么护士排练演出给全院看,要么办成了运动会,美其名曰为了护士身心健康劳逸结合。有排练节目的时间我能多睡会、多陪陪孩子。”


多位受访护士向大白新闻表示,除去日常繁忙的护理工作,各种大大小小的检查、考试、比赛也是“家常便饭”,挤占着他们所剩不多的闲余空档。


吴凌对此深有体会。据她介绍,护士每隔几年就要考护师,再隔几年要考主管护师,评上职称薪酬才会提高。除此之外,医院里经常组织各种各样的考试,大考譬如医院感染控制、培训、护理操作等,小考有护士长每个月考核的跟科室职责相关的内容。“到了年底我们还会考英语,就是中学时代的那种试卷,包括单选、完形填空、阅读理解等题型。”吴凌补充道。


投身护理行业10年的橘子,也疲于应对占用过多精力的考试和检查:“我们每个季度全院考试一次,笔试+操作,即使刚下了夜班也必须参加。大外科护士长基本天天来,专项组一个月来4组左右,每天夜里还有夜护士长查岗,考问病人信息‘十知道’。”


阿起则表示,他们院的考试频率不高,但检查的次数很多,每个月护理部会派人来巡查3至4回,检查项目包括“十知道”、病房是否整洁、药品的摆放、抢救车的使用、患者指甲胡须的修剪情况等等。她不免有些微词:“总之就是查整个宇宙!”


在她看来,管理部门有时管得过于宽泛了,“有些病人自理能力很好,那你管人家指甲长不长呢?”她还遇到过患者记不住护士名字,就要罚护士钱的情况:“有些老人上了年纪,跟他说多少遍名字都记不住,那能怎么办?”


对此,网友“喵星人儿汪星人儿”犀利地指出:“现在的护理部有点本末倒置了,天天做些没用的,最夸张的还5s(就是搞卫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那些文书工作和大小考试就已经把护士们压榨干了,反而真正该花精力的护理工作被忽视,是该整顿整顿了!”


职场中的卑微时刻


工作强度与待遇不匹配是医院护理行业存在的普遍现象,一直饱受诟病。


吴凌透露,在武汉的护士从业者月收入在8000元到10000元左右,比起辛苦的程度,不算高。当地疫情得到控制后,他们要承担更多日常消杀工作,但工资却减少了,因为“医院的运营受到了影响”。


她表示,由于工作内容繁杂,收入提升空间小,医院里的护士流动频率很高,能在行业内坚持五年以上已算少数。虽然目前还是单身,但吴凌不禁想,等组建家庭以后,自己还能承受这份工作的“重量”吗?


工作高压是一方面,医护之间的不信任对吴凌造成了更大的心理冲击。她曾遇过轮转至其他科室时,因不够熟悉新环境而遭到医生冷嘲热讽。“有时不被患者理解,那可能会觉得是自己工作没做到位,但来自于医生的责骂,会格外难受!”她坦言。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7月31日,在医疗领域蓝V“丁香园”发起的调查中,有1.9万名护士从业者认为自己曾在职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还有近5000人投给“不好说不敢说”选项。
yd4S9dIR1Um7O4Du.jpg


当被问及护士在职场中的不平待遇,橙子认为,这个群体绝大多数是女性,女性的社会地位本来就不高,加之医院里没有人为护士发声,导致这一群体在医疗单位基本处于“食物链的最底端”。


阿起指出,病人出院了会接到来自医院的电话回访,按满分100给医护人员打分,如果反馈低于95分,相关科室就要扣叁千到五千不等。然而,病人对食堂口味、药品价格等非业务相关投诉也要由负责科室承担,“这很不公平!”阿起说。


这个性格直爽的姑娘表示,很多工作上的不愉快,跟同事私下吐槽几句也就过去了,她只希望管理层能善待护士:“为我们争取哪怕一点点的利益就好了,不要对我们过于苛责,谁不是从基层走上去的呢?”


在吴凌看来,护理部除了规范临床护士的业务行为,还应发挥为护士群体争取权益的作用。“比如,护理人员与患者发生矛盾有多方面原因,不经调查一味指责护士,还将投诉单与护士的绩效挂钩,这显然不合理!”
(注: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来源:大白新闻【撰文/郝佳 统筹/刘姝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8 17: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我的祖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8 17: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我的祖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