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协和护士之死:当众被骂是常态,所在科室工作不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0 09: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月29日上午,张嬿婉在内科1号楼13楼坠楼身亡。坠楼前,张嬿婉给老公发了一条微信,"你来接我回家吧,我想见你。"张嬿婉素有带午饭的习惯,那天,也带了。不过,没吃上。迄今仍然没人确切知道导致张嬿婉坠楼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她的同事说她性格活泼开朗,平时同事们和病人们都很喜欢她,没人能预料到这个结果。但一名受访医生提到"她的求死之心应该是比较坚定的。"从医疗行业整体来看,长期压抑的工作容易让一些护士对工作产生倦怠感。对于张嬿婉选择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张嬿婉的同事们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有护士几乎不说话了。 h8835252ll7l7IS5.jpg
压力、害怕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管的武汉协和医院,是国家首批三级甲等医院,协和与同济医院齐名,是武汉最知名的两家医院,始建于1866年,目前共有8000名职工。疫情期间,作为武汉发热患者的定点医院,包括张嬿婉在内的一众协和医护始终顶着极大压力坚持在一线。在疫情早期,该医院14名医务人员感染,其中就包括张嬿婉熟悉的一位护士长,症状严重到上了呼吸机,她去探视发现护士长已经说不出话。有一次,张嬿婉告诉同事,自己曾在抢救病人时,防护面罩碎了,病人呼出的气体直接喷到她脸上,害怕和绝望笼罩着自己。 k4v90qalgo4p491H.jpg
矛盾、和解张嬿婉的同事提到,抗疫期间,医院对医护人员的朋友圈和微博都有严格管控。但张嬿婉在害怕纠结的情绪下,与护理部发生了矛盾,并发了朋友圈。这条朋友圈,事发时影响就很大。一周后,张嬿婉又发了一条朋友圈道歉。后来,张嬿婉惨烈地死了,这条朋友圈内容被翻了出来。但她的母亲和同事都认为,朋友圈事件并不是导致她坠楼的主要原因,因为时间过去很久了。而且当时医院的领导说,因为她在疫情期间表现优秀,对此事不予追究,肯定了她的工作,还给她发了奖章。 HUiB257fUBFg9i9b.jpg
转变、不安4月以后,武汉疫情明显好转,但张嬿婉的境遇似乎却并没有一同好转。在休息了几天,张嬿婉被调到心内科监护室,在这里,她过得并不开心,感觉似乎所有脏活累活都派她去。"她经常在下夜班之后,还被留下来谈话,一谈就是2个小时。"张嬿婉的母亲很心疼女儿,那时候外孙才1岁5个月左右,还在哺乳期中。有一次谈话时,她之前的护士长看见了,就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事后,张嬿婉很感激那位护士长,说"救了自己一命"。
emozz6tZsgkrrhyK.jpg
一名杭州护士介绍,大医院的大科室,一名护士长要管理几十名护士,而护士之间的纠纷主要是在工作量上。"护士每天都有明确的工作,但有时工作没完成,就会留给下一班的护士,也就侵犯了别人的利益。这是需要护士长来平衡的,护士长如果偏袒,就很难办。人多了,护士之间还会有小团体,很考验护士长的管理水平。"
cQnA8lqqPW8Lgp45.jpg
dVN2m2Oh70wKnxhQ.jpg
鄙视、尊重医、药、护、技,是医院内不成文的一条岗位"鄙视链"。一家叁甲医院的医生表示,在医院里,护士地位较低,是普遍现象。"当众被骂是常态,有一次,连病人都看不下去了。"一位武汉协和医院护士说。这名护士表示,武汉协和医院的护士经常会搬家,从一个楼层搬到另一个楼层,护士们不仅需要搬自己的东西,还要帮医生搬,"还经常被抱怨我们把他们的东西放错了地方"。但即便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护士们也不愿轻易辞职,因为武汉协和医院的待遇相比其他医院要好一些,而且护士工作最开始的两年最难熬,要应付各类考试和考核,如果换了医院,又要从头开始。张嬿婉坠亡后,协和医院的领导带着水果过来安慰并表示,"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别把事情闹这么大。"一位协和护士表示,没人敢说,"能跟谁说?谁能解决问题呢?"例如薪资不透明,每个月有部分工资是浮动的,但是发到手里的时候,并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么多钱,如果找领导问,就会被骂,"你就知道钱"。
UK1pTx8t1x15Dm3i.jpg
反思、心痛武汉疫情最严重的2月,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表示,有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团队,就是我们的护理团队。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创始人刘庭芳表示,"多年来一直有声音呼吁提高对护士的尊重,这也说明了无论在医院内部,还是社会公众层面,我们做的还不够好,这是值得反思的。"7月31日,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发布消息称,警方通报武汉协和医院护士坠楼一案,排除刑事案件。张嬿婉为何跳楼,没人知道。但张嬿婉的同事们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有护士几乎不说话了,"不敢想这件事,想到就心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我的祖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743号 Copyright © 2012-2019 https://www.zhih.cn/ All Rights Reserved. 知护网 湘ICP备20000276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